新世代集運查詢物流 > 推薦閲讀 > 正文

刺配

文/非魚

今天讀了豐子愷大師的散文《夢痕》,掩卷之下, 發現大師筆下象徵快樂的刺配,我也有,且不止一個。

首先是額頭的刺配,因傷及真皮,被判無期,其狀如一靜卧蠶豆,所幸沒構成毀容。那段快樂我記憶猶新,因為罰我刺配的不是他物,正是兒時家裏功臣風車的搖把。如此一推,刺配之日正是我風車搖把高度之時,大致四五歲左右。只是這個數字我從不記得,每次都靠推理得出。

幼時我貌似文靜,每來客人必誇我“知事、文靜”,想是聽多了,也不自覺“扭曲”生長成“文靜”模樣了。且説“文靜”的我私底下卻是比較好動的,屬於那種不打眼的好動,就是跟姐姐在一起,壞事可能是我乾的,捱打的絕對是姐姐的那種。

家裏風車平日是在橫屋的,橫屋裏面擠滿了不常用的農具,耙、犁、板桶、水車等,這些都是大件,還有很多其他零碎雜物,這些平日裏不用但季節裏又不可或缺的功臣們就這樣擠擠旮旮在小小橫屋,休養生息,像農閒的老牛一樣。所以平日裏要接觸風車對一個四五歲孩童來説是很困難的,即使我穿越重重阻礙接近了風車也不一定能憑一己之力搖動風車,因為要不是風車搖把被逼仄空間裏的其他雜物卡住了就是被父親卸下挪作他用了。風車一般只有在農忙時節才會搬出來,比如黃豆穀子等入倉前,一般這個時候也是我巴巴地盼望了一個年頭的時候,所以我趕緊衝上去一個勁地幫大人車穀子(“車穀子”,常德方言,揚穀子之意),那時我還不夠風車轉軸高,每次為了不被大人嫌棄就使勁地踮着腳,吃力地搖着把手,還要努力做出一幅很熟練很輕鬆的模樣,當然最後還是免不了玩了幾把後就被趕走的命運。但是孩童的心底不知命運為何物,總想證明自己,於是趁一切可乘之機。終於等到大人們吃飯去了,我趕緊扒完了碗裏的飯,趁着大人們還沒下桌,衝到風車跟前,使勁地搖,急搖緩搖,雙手搖單手搖,跳着搖,直到搖到快虛脱了還捨不得放手,於是緩搖一陣子,積蓄了足夠的力量,準備衝刺下一程,哪料因為個頭矮不平衡,忽然搖把卡住了,想着大人們馬上吃完飯了,這搖把又要交到大人手裏,那個着急啊,也不記得大人們之前關於安全事宜的叮囑了,憋紅了臉使出吃奶的勁往下扳,小身子也順勢使勁往上面夠,功夫不負有心人,突然,“咔擦”一聲,把手活起來了,因為受力過大,把手飛速劃過我往上探的額頭,一陣劇痛,我“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我被風車成功刺配在身了!

其次是左臉頰的刺配,烙刑、有期。

兒時最盼的就是過年,盼望的內容之一就是熬糖。在我們老家常德,到了臘月,每家每户都會熬糖,就像宰年豬做餈粑一樣,熬糖也是紅紅火火甜甜蜜蜜過大年的標誌之一。熬糖一般要一整天功夫,僅把糖汁熬出來就需要大半天功夫,然後等濃濃的糖汁冷卻一陣子,再把凝固成型又尚有餘温的糖塊抬到預先備好的大門板上。父親就開始扯糖,扯糖是為了把糖扯得酥軟蓬鬆,父親像母親挽毛線一樣把糖挽在大門木栓上,開始使勁拉扯,又擰成麻花,復掛栓上,拉扯,擰彎,如此週而復始。扯糖是勞力活,大凡扯到糖發白時,大冬天裏,父親已是汗流浹背,赤膊上陣了。然後就把扯得蓬鬆發白的糖切成或搓成各種形狀,撒點泡米芝麻桂花之類的就製作出了各種美味成品。

寒冬臘月裏,祖母把平時捨不得用的大柴在灶膛裏支起來了,我和姐姐在灶膛前不停地添柴,感覺那灶膛就像人的肚皮一樣永遠也填不飽,那大大的鍋子就如太上老君煉仙丹的鍋子,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煉出一顆糖粒子。世上最幸福的事莫過於目睹一鍋子綠油油的麥苗在紅紅火火的火爐底下熬成一鍋濃濃的糖汁了,我們總在祖母開鍋攪拌的第一時間竄到鍋子旁,把頭伸進熱氣騰騰的鍋子,好奇地看了又看,聞了又聞,用早已準備好的筷子蘸點糖水,舔了又舔,咂咂嘴巴,把哈喇子吞了又吞。

祖母説判斷一鍋子糖汁是否熬好的標誌就是把糖挑出一些在糖淌下來路經半空時對其使勁吹口仙氣,如果糖被吹成了大大的氣泡,則糖汁大功告成。不用説,我自是對糖汁熬成最期待的,所以一瞅見祖母搬柴的機會,忙親自上陣實驗一番。哪料許是我太性急,當我把長長的木杵高高舉起時,一塊糖汁落下,落在我高高揚起的期待的臉蛋上,期待中的泡沒吹起,臉上的泡倒是掛起了好多天,甜蜜的刺配成功完成,那一彎新月般的刺配伴隨我多年。

記得無聊的日子,我總愛把抽屜裏的大大小小花花綠綠的瓶瓶罐罐都整整齊齊擺好,就如把花生米排排坐一樣,至於玩什麼遊戲現在卻是不記得了,只知道那時父親用於給家裏牲口打針的注射器絕對成為我最高級最寵愛的玩具,只是這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注射器,終於有一天被我成功地肢解了。我自是驚慌失措,趕緊小心放回原處,開始還惴惴,不幾日就忘得一乾二淨了,直到有一天父親發現注射器壞了定要揪出“牛鬼蛇神”時,我才發現自己那麼久日子裏竟然忘記想一個萬全的理由了,一急之下,口不擇言,栽贓於雞。剛出口就想着這謊言太低級只會引發父親升級版憤怒時,恐懼讓我忍不住哇哇大哭,疼愛我的母親一把摟過我又是擦眼淚又是忍俊不禁。想是物極必反,太低級的謊言竟然消除了父親的憤怒,我成功逃脱了父親一頓責罵,姐姐亦沒被冤枉。

此事雖圓滿劇終,我並未刺配在身,但往日温馨卻刺配在心,自判無期。

正是這些刺配,讓我能不時潛入兒時的歲月遛個彎兒,我常想,帶着這些刺配行走江湖,那些逝去的人和事,一定能第一眼認出我來吧。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